jojo,creepypasta,银魂,钢炼。
kat-tun蓝紫担,关8红橙担。

 

【丸上】小时候

写文投喂 @惡靈退散 感谢一直写丸上和各种kt同人!这里吃粮吃的心有不安了都。

写的很辣鸡。真的。

幼年设定。强行甜。强行描写。

为了掩盖自己剧情渣。

都是老梗注意。

以下正文。

中丸雄一生气的样子和别人不一样。

中丸不会像其他小孩子一样大声哭闹,这一点着实让中丸家里的人自豪了挺长一段时间。但中丸一直不是个闹腾的孩子,导致即使自己十分生气,一时半会也没人会发现。

所以中丸总是生闷气。

经过大概三年,哦,可能是四年的努力,其实也算不上努力。那天上田的笨脑子不知道哪里出了错,突然智商直往上彪,一道光从眼前闪过,和中丸相处的日子开始在脑子里回放。上田右手抱拳啪地一声敲在左手手心。

原来如此。

上田把本来不小的眼睛瞪地越发大了。

中丸生气的时候,还是有些反常行为的哦。

比较明显的,中丸房间的地板上会冷不防出现一盒彩色铅笔。被修的整整齐齐摆在金属盒子里。如果是上田说话,无论什么内容中丸都会有所回应,哪怕只是一个"嗯"。但是当上田打趣说,哪有人画画把笔用的这么平均的的时候,中丸似乎从来没有回应过他。

发现这个对于上田来说,就像是在地上发现了一张玻璃糖纸。兴奋是挺兴奋,但又不确定自己的发现是不是事实。

那个时候中丸8岁,上田也8岁。

玻璃糖纸是别人不要了才扔在地上的,这个认知能让所有8岁儿童放心地睡上一觉。上田也不例外。所以为了印证自己的猜测,上田特意想了个办法,可以让中丸生气但又不至于和他闹翻。他知道中丸讨厌恶作剧。那就对他恶作剧然后笑着承认就好了。就像在转角处突然跳出来吓人一样。

就这样。上田想。

就这么做。中丸会生气的,一定会。

这么说挺奇怪的,但上田就是一心一意想要惹中丸生气一次。

有了这个想法的第二天上田龙也就迫不及待地实施了计划。目标是在中丸放学路上田中太太的零食店对面的拐角处跳出来吓中丸雄一。

平时上田和中丸放学都是一起回家,所以在放心班还没开始的课间,上田一个人偷偷跑到花房后面的空地跑了几圈。空地挺小,但是初夏的暑气让上田没跑几步就布上密密一层汗。他赶在打铃的那一刻轻手轻脚地坐回自己的座位,紧闭着嘴,硬是不让自己大喘气,憋的眼珠子都浸了泪。班主任走进班级,上田扭捏了下才举了手。老师,我觉得有点难受。上田轻声对急忙凑过来的老师道。这么做是为了能请假提早回去在路口埋伏好,但现在难受是真的难受。上田觉得自己隐约有些想吐,浅浅的眉毛皱了起来,老师心疼的不行,立马准了假。上田收拾了包就往外走,脑袋还有些晕,心里却满满大功告成一半的喜悦。

上田走到零食店,和田中太太打了招呼,田中太太和往常一样给了他一颗糖。拿出另一颗的时候,田中太太才发现哪里不对劲,把滑落的老花镜推上鼻梁,问上田,雄一怎么没回来呀。

我有个计划。上田把糖纸剥开放进口袋里,淡蓝色的糖在嘴里慢慢融化成甜腻的糖浆。我打算吓他一跳,所以我必须提前做好准备。

你这样可不好。雄一会生你的气的。田中太太笑了起来。上田想,这就是我的目的所在啊。田中太太把另一颗糖放进上田小小的手掌。

之后一定要好好地道歉哦。田中太太嘱咐到。

选在这个地点的原因一开始只有一个。从零食店的茶色落地玻璃可以清晰看到中丸走过来的倒影。那个时候上田还是个视力毫无问题的机灵小鬼。不过现在倒是多了一个原因。田中太太给的糖刚好可以当做赔罪的礼物。虽然那本来就是中丸的东西。

龟梨借给上田的漫画书翻到第32页的时候,上田龙也第33次抬头看零食店的玻璃。

啊,来了。

可是中丸已经走的有些近了。上田来不及把漫画收回书包,把包丢到墙边,然后把书放在包上面。躲在拐角的这面数着步伐,中丸从拐角的那面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紧接着“呜哇”的两声,惊飞了不远处樱树里栖的正安定的一群麻雀。紧接着黄昏又回复到安静,再紧接着,是一连串清脆的笑声。

中丸耸着肩紧紧贴着墙壁,一脸苦相。这边上田也是笑的喘不过气,弯着腰双手捂着肚子。哈哈,中丸,你……你现在脸超有趣啊!哈哈哈哈!

终于冷静了点,上田一只手擦了擦眼角挤出来的眼泪,另一只手直直地伸过去,手心摊开,摆到中丸面前。

对不起啦。

中丸还有些懵,顺从的抓住上田,眉头却是一直蹙着,丝毫没有放松的样子。

这个,给你。当是赔罪啦。上田后来走的快些,从书包里掏糖果的时候松开了中丸的手,侧过身把糖果递过去,中丸却没有接下来,脚步定了定,便错身走过去了。原本笑嘻嘻的上田一下子也慌了神,瞪着眼睛紧张地看向中丸。

哦。生气了。

嘛,慌什么。挺好的。

上田把糖装进裤子口袋,跟着中丸一步一步往家里走。上田不敢再和中丸并排走了,却总是没走几步就缩小了一次又一次拉大的距离。

估计中丸真的被吓到了。上田想,吓得连路都走不快了。

晚饭过后,上田端着妈妈切好的半个西瓜跑去中丸家敲门。上楼的时候上田的鼻尖时不时会碰到西瓜瓤,凉凉的,倒是很舒服。上田用脚挪开中丸房间的门,噔噔噔踏着榻榻米把西瓜放到屋外阳台的地板上,再回屋去关门。中丸趴在地上画画,见到上田进来,就放下水彩笔,拿着两个坐垫去了阳台。一切都和往常的夏日一样,蝉的叫声还不够响亮,像是把什么事压在心里了似的。关好门去阳台的路上,上田细细扫视了一遍屋子。啊,看到了。那盒动不动就长短一致的彩色铅笔。

但是好像,有长有短啊。

上田以为自己看错了,或者,中丸把卷好的铅笔收起来了。他想不到别的可能了。上田在蓝色的坐垫上盘起腿,中丸一片西瓜已经啃了大半。他也拿了一片,却迟迟没有动口。有汁液顺着胳膊留下来滴到了膝盖上。

你倒是擦一擦啊。

中丸把毛巾递过去的时候上田才回神看着中丸。

你生气了吧。

嗯。生气了哦。

为什么不说呢?

我从来都不说啊。

呐,中丸,现在还在生气吗?

没有哦。已经没有在生上田君的气了哦。

上田张嘴咬掉了西瓜最尖的一块。好甜啊。但是上田现在没有大喊“好吃”的兴趣。脸颊还是鼓鼓的,上田情不自禁又眨起了眼睛。那你,生气的时候会把铅笔都削尖吗?

啊,不得了。上田瘪起嘴。这样今天的努力不是白费了吗。

嗯,会的哦。

上田突然撑起上半身,挪了挪屁股让身体正对着中丸。中丸也正看着他,一脸理所当然。

但是今天我没有这么做呢。中丸把西瓜子接在手心丢到盘子里。我妈妈说,不开心的事情会和铅笔屑一起削掉,削成一样长就全都没有啦。中丸又拿了一片西瓜。蝉鸣声响了起来,明明已经入夜,温度却比白天更高一些,连吹在脸上的风都是热乎乎的。

但是啊。关于上田君的事情,并不想就这么消除掉。

上田被热风吹的有些懵,月光下的脸蛋红扑扑的。

所以说,上田君快把糖给我啊。那是田中太太给的吧!

哦。哦!上田急忙从口袋里把糖果掏出来递给中丸。糖有些化了,从包装纸里溢了些出来把两个人的手掌都弄的黏糊糊的。中丸艰难地用牙齿把融化的糖从糖纸上拨下来。嚼了没两下就全部消融在口腔里了。嗯。还是没有西瓜来的甜。中丸把手里的西瓜啃了个干净,丢掉皮的时候才发现上田还一直在发呆,脸离得自己有些近,通红通红的。

快吃啊。

哦。上田看了看手里的西瓜,眨了眨眼,又抬起头看中丸,眼睛睁得圆圆的。

再发呆我亲你了啊。

真亲了哦。

你敢哦!

中丸往前伸了伸脖子,在上田鼻尖轻轻啄了一下。

呜哇!

啊,好甜。

上田捂着鼻子不停往后挪着屁股,把手里剩下的西瓜一口咬进了嘴里。

是因为你刚吃过糖啦!你是笨蛋哦!

Fin.

哇!看到这里辣!感谢啊啊啊啊!!!!

谢谢你看到这里!!!炒鸡开心!!

有什么建议和觉得不行的地方请不要大意的告诉我!

想法什么的也可以说哦!

最后还是感谢!(跪)

评论(5)
热度(21)
Top

© 灰耶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