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ojo,creepypasta,银魂,钢炼。
kat-tun蓝紫担,关8红橙担。

 

ふわふわ

诶呀!!

毛球小精灵:

祝我大哥/八团的主唱/优秀的歌者/香菇战士/猫猫/毛毛/subaru/渋やん/渋谷すばる


生日快乐!


感谢配图毛茸茸: @灰耶 


感谢提供小瞎子梗: @一只电推子 


 


 


(0)


丸山隆平是个造梦小精灵。


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他就打卡上班,托着下巴开始思考。


“今天造些什么样的梦呢?”


 


涉谷昴是个食梦貘。


每天夕阳西下的时候,他就伸个懒腰做早操(早操?)


“今天吃些什么样的梦呢?”


 


结果今天夜幕低垂的时候,涉谷一如既往地、超凶地张大嘴。


却咬到了一块硬邦邦。


“好危险啊!”丸山把他从自己脖子上摘下来。


 


 


 


(1)


好好先生、工作标兵丸山隆平翘了今晚的班。


他在心里对可能错过美梦的人们说句对不起,然后回头看坐在灯塔另一边、头上戴着毛茸茸带耳朵兜兜帽的涉谷昴。


“你是食梦貘?”丸山问。他的同僚们对食梦貘的态度都不算友好——毕竟谁也无法同将自己劳动成果一口吞进肚子里的生物有什么好感,一天到晚说着这种生物的坏话。但是丸山第一次见到真的食梦貘,却觉得他连兜兜帽底下翘起来的一缕刘海看上去都挺可爱。


“……嗯。”涉谷晃了晃腿。他听前辈们说过很多次造梦小精灵的事。说他们逮到食梦貘,会把他们“这样!那样!那样又那样!”,吓得他垂头丧气。又饿又困的,肚子没忍住咕噜咕噜叫起来。


“……你肚子饿了吗?”丸山问。


问完两个人都愣了。


这人是个傻子吗?涉谷想。


我是个傻子吗?丸山扪心自问。


 


 


 


(2)


夜深了。


风越来越大,海风带着咸咸的味道,让人不太舒服。


灯塔上,一个恐高的造梦小精灵丸山隆平,和一个饿肚子的食梦貘涉谷昴对视着,不对,僵持着。


涉谷盯着眼前的圆眼镜卷卷毛,估计自己如果不开口他大概会一直盯着自己看,只好不情不愿地说:“……我是吃梦的呀。”


“别的不吃吗?”丸山把他抓了起来。食梦貘大概是吹多了夜风,小手冰冰凉,丸山一下觉得有点愧疚了。


“也吃的。”涉谷眨眨眼看他。


于是丸山隆平就带涉谷昴去吃拉面了。


 


 


 


(3)


拉面屋里暖洋洋的。丸山的圆眼镜熏出了雾气,他摘下来用拉面店提供的毛巾擦了擦,又匆忙架回鼻子上。


在明亮的灯光下看得比较明显了。食梦貘的鼻子冻得红通通,一双大眼睛却发着亮,拉着丸山的围巾问他:“我真的可以点吗?拉面或者炸猪排都可以点吗?”


丸山不知道为什么,觉得让人家吹了那么半天风心里抱着点愧疚,揉了揉他的脑袋说道:“都可以。”


涉谷的兜兜帽掉下来,露出被揉得乱糟糟的黑头发。他自己倒是毫不在意,开心地哼着小调掰开了一次性筷子。


“你小心点。”丸山接过他的筷子,蹭了蹭上面的木屑。


“我又想要拉面,又想要炸猪排盖饭。”涉谷咬着筷子头,有点犹豫。


“那你点拉面。”丸山替他决定,“我点猪排盖饭分你一口。”


“……还要吃饺子。”涉谷细长的手指点了点另一块菜单的木牌子。


“你吃得了这么多?”丸山还以为自己遇见个小小身材的大胃王。


 


 


 


(4)


丸山隆平默默替涉谷昴吃掉剩的一口拉面,再转而解决对方哭丧着脸实在吃不下的煎饺,觉得刚才认为他是大胃王的自己像个傻子。


涉谷摊在面馆的沙发座上,像个小老头一样拍了拍肚子:“吃太多啦。”


“其实我很想知道。”丸山努力没打嗝,“梦是什么味道的啊?”


“你想知道?”涉谷兴致勃勃地把手撑在桌子上,开始给丸山讲。甜蜜的美梦是草莓蛋糕的味道。“但是我才不是那种爱吃甜食的小鬼头呢”,他强调。梦到吵架的梦就像麻婆豆腐一样火辣辣的,梦到悲伤的事情,梦境就会像黑咖啡一样苦涩。


“但是,我最喜欢黄黄的梦了。”他冲着丸山乐出牙花子,傻乎乎地,“那些梦像高级烤肉,嘿嘿。”


丸山听着戴着猫耳兜兜帽一脸纯良的涉谷大肆宣讲工口的梦有多么美味,不知道为什么想叹气。


涉谷说得兴起就手舞足蹈的,一不小心碰到了丸山的鼻梁,把他脸上的眼镜打掉了。


“对不起。”涉谷俯下身子去捡。


“我,我看不见了。”刚才还一脸游刃有余的造梦小精灵此刻声音透着些慌张,“我高度近视……”


涉谷看了看掉在一边的圆眼镜,坏心眼儿地挡住丸山的视线:“哦哟,那可怎么办才好呀。”


 


丸山摸摸索索地出了门,却在涉谷溜号之前准确地握住了涉谷的手,感觉比上一次握住的时候热了不少,开了口:“你送我回家吧。”


涉谷犹豫着,就又听见丸山说:“作为报答,我做一个梦给你吃。”


 


(小精灵和食梦貘走啊走啊,走到了家)


 


(5)


 “这里就是我的家了。”二人停在灯塔附近,种了粉白玫瑰的小房子门口,丸山才终于放开了涉谷的手。他做了一个童话般甜甜的梦送给涉谷,看着涉谷嘴上说“我才不喜欢甜食呢要不是你特意做的我才不吃”,一边一口吞下之后鼓鼓的腮帮子,觉得想把他喂得更胖一点。


 


丸山回家以后,戴上备用的圆眼镜,虽然眼前的一切再度变得清晰起来,却是第一次感到了寂寞。


他躺在床上合上眼,仿佛看到了那个毛茸茸兜兜帽上的尖尖耳朵。


 


造梦小精灵一般是不做梦的。


这一天丸山隆平却梦见了涉谷昴。


 


 


(6)


第二天,丸山忍不住提前出了门,在上班打卡之前拉住了同事大仓忠义,给他讲述了奇怪的梦。略去无故翘班、假公济私之类的事情,能说的话只剩下一句:“我梦见了一个食梦貘。”


“哦?”大仓忠义咧开嘴笑起来,“他长什么样?”


丸山就讲,黑头发,小个子,大眼睛,兜兜帽,帽子上有像猫一样的毛茸茸耳朵,讲着讲着就忍不住垂下眼,红着脸笑了起来。


二人一边说着一边往打卡机那边走——这个辖区的造梦精灵打卡机就安在灯塔底下,大仓突然拐了一下,过了一会儿拽了个红色毛球过来。


“这不就是你刚才说的食梦貘?”大仓忠义拎着穿得格外厚的涉谷昴的兜兜帽,任他踹了半天也踢不到自己。


“哎呀你把他放下。”丸山放下脸来凶大仓。


大仓忠义一脸好心内心看热闹:“他跟了你一路了。”


脚刚着地的涉谷就退回去踩他一脚:“我才没跟!”


 


 


(7)


最后大仓把涉谷交给了丸山:“你俩玩儿去吧”自己拍拍屁股走了。


丸山叹了口气:“你饿吗?”就又打算带他吃饭。


涉谷跟踪被人抓包,本来尴尬的不行,刚才一直装乖低着头,听到这话才悄悄抬眼看了一眼丸山。对方一副公事公办的表情,正直得好像带着小宠物去散步。


什么嘛。他心里怄气,伸手摘掉了丸山的眼镜。


涉谷看着丸山原地当机,忍不住想笑。


“subaru,你不要闹啊。”丸山不得不伸出手摸索着前面。


“哎哟。”涉谷非常刻意地“一不小心”把眼镜摔在了地上,“镜片碎掉啦。”


丸山叹了口气,双眼藏在卷卷的刘海里看不分明:“那没办法啦。”


他牵住了涉谷昴的手。


 


(8)


虽说造梦小精灵也不是没有跨种族谈恋爱的,也有人带着自己的召唤兽上班。


但造梦小精灵X食梦貘这种组合还是挺……猎奇的。


尤其是二人还一个笑眯眯一个冷漠脸,手却紧紧地牵在一起。


涉谷溜溜达达地瞎走一气,没看到前面的小坑,丸山却看得一清二楚。他任由涉谷走过去,在对方绊倒的时候搂住了他的腰。


“你不是……不是看不见了吗?”涉谷吓了一跳,他呆呆地看着丸山越凑越近,贴在自己耳朵边说了一句。


“我配了隐形眼镜。”


 


 


(9)


“生气了吗?”丸山摸了摸涉谷兜兜帽上的耳朵,顺势抱上去。


涉谷恶狠狠地扭头不让他摸耳朵,倒是没再推开他。


——毕竟这一晚上抱了几百次了,推累了。


“还生气吗?”丸山接着凑在他耳边问,热热的呼吸吹着脸颊。


“生的。”涉谷憋了半天才说。


“那对不起嘛。”丸山把下巴放在他软绵绵的肩膀上磨蹭一会,“呐subaru,你跟我交往吧。”


涉谷得意得尾巴都要摇起来,却嘴硬道:“有什么好处?”


“你喜欢怎样的梦,我都给你做。”


“那我要是想要工口的梦怎么办?”涉谷歪了歪脑袋。


“……工口的梦,你要先跟我实践以后我才会做。”丸山说着,遮住他眼睛亲了上去。


 


 


(10)


于是涉谷昴实现了一个很多人都会有的愿望——拥有了不要钱的一个自助餐厅(?)



评论(2)
热度(145)
Top

© 灰耶 | Powered by LOFTER